相关栏目
热点文章

立德教育观,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然选择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0日发布部门:人民论坛网 字体大小:

2019-12-16   来源:人民论坛网   作者:吴国通

 

立德教育观与功利教育观是集体主义、个人主义两个不同的价值观念,从而形成了“为人民和为自己”两种不同教育文化的发展方向。

首先,立德教育观源于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传承。代表这个民族优秀文化的儒、道、释历代圣贤及其经典著作,曾多层次多角度深刻地揭示了教育的立德目的,并由此主导了中华民族国人“读书志在圣贤”教育的价值取向。

其次,功利教育观的根基是个人主义,其诱惑性、隐蔽性的能量不亚于鸦片的毒素。功利教育观极端利己主义的大趋势则成长于资本主义疯狂追求剩余价值的工业革命。当资本绑架了人性,以科技教育培养更具竞争力的工业精英、则是掠夺财富积累更大资本的直接途径。然而,马克思的伟大就在于他不仅揭示了资本主义的丑恶行径,还科学论断了人类社会最终将走向共产主义的必然趋势。

再者,当世界在工业革命一次次转型升级的主导下进入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面对科技、经济、政治、文化的演变不断地在发声“教育的革命”。  

1972年的《富尔报告》面对的是信息革命首先变革了教育的传统概念。指出“我们再也不能刻苦地一劳永逸地获取知识了,而需要终身学习如何去建立一个不断演进的知识体系”。

然而,仅仅24年后的1996年,前一个终身学习的提示还没有来得及形成真正的社会成长形态,科学技术的疯狂浪潮迫使《德洛尔报告》,不得不变革了教育的现实任务。并以“四大支柱”为标志直接提示:“一个国家的发展特别取决于其就业人口是否能够利用复杂的技术和表现出创造性及适应精神,而这些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个人接受的启蒙教育水平”——即基础教育的水平。

随后又不到20年的2015年的《巴黎会议》,面对积累财富欲望的不断膨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难以自控的危机,尤其是人类文明共享共融不平衡的风险挑战,科教文组织的“反思教育”就必然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教育的经济功能无疑是重要的。但是我们必须超越单纯的功利主义观点以及以众多国际发展讨论体现出的人力资本观念。教育不仅关系到获取技能,还涉及尊重生命和人格尊严的价值观,而这是在多样化世界中实现社会和谐的必要条件”。

至此,本文所要表达的观点就是:当今世界,培养什么人不仅是中国教育的首要问题,也是世界和平发展的首要问题。

然而,科技进步、财富资本并不能自然孕育人类的精神文明。相反不断加剧的贫富差距、环境污染、道德沦丧正在成为摧毁人类家园的最后一棵稻草。

2018年《中国教育大会》是回归教育人本属性的元年,是共和国以人民发展为初心的使命再造。“九个坚持、九个要求”转型升级的不仅是教育的目标、任务、结构,其根本是教育必须回归人民的立场。

立场就是站位,只有站位准确才能深刻理解教育均衡、均等发展的国家意志,才能清晰十八大以来教育治理的一系列政策、法规的时代意义,才能自觉地、逐步地从“精英情结、特色荣耀、传统焦虑”中走出来,才能有方向、有意识地去开创中国教育新理念新思想新观点的新时代实践探索。

《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是推动我们从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一个十五年的发展规划。这个历程即紧迫又不可急躁,因为构建全民“终身学习体系”首先是孩子们的现代生存发展方式的变革,换句话说“终身学习的能力与意识是孩子们进入现代社会的立身之本”。而家庭、学校及社会能否尽快从硬件知识重复积累的博弈中走出来,决定了孩子现代性成长的从容状态。事实上从不同个体立身就业的共同目的来看,成人成才的质量不在当下那个简短的学校经历,而在孩子自我教育、自我奋斗意志的精神状态,套用一个典型的句式就是“社会实践是检验教育质量的唯一标准”!

现实中不少人非要抢着让孩子跟重点、跟精英们站在一起,那些重点、精英们既不怕考试又能随意“跨界”,这种热闹对高不成低不就的大多数孩子来讲能有多少便宜可占呢?所以转变传统观念、走出盲目的精英圈子,走出输赢的焦虑,减少对孩子自主自立的伤害需要成人们集体地反思教育的自我认知。

联合国科教文《巴黎报告》告诫我们教育人:“世界在变,教育也必须做出改革”、“重新思考教育的目的和学习的组织方式,从未像今天这样紧迫”!2020年中国实现了高等教育的普及化,教育整体转型升级的时机已经具备,更重要的是国家已经完成了中国新时代教育深化改革政策、法规的顶层设计,依法治国的大势不可阻挡。

今天,我们尽管是普普通通的教师,即使你是校长、大咖也改变不了你教师的身份。但是我们却都是非常幸运的时代人,因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直接关系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兴与衰。1972年英国未来学家汤恩比与日本社会学家池田大作在《展望21世纪》著作中,曾断言:“拯救21世纪人类社会只有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

我们应该感恩这个时代给了我们再出发的时机!

(作者系北京小学大兴分校亦庄学校校长)